刘畅:山之子的山水情怀——陆悦游记欣赏

2022年3月30日 by 没有评论

刘畅,网名阿刘。安徽霍邱人,六十年代出生,八十年代从军,本科学历,深圳工作。代表作:长诗《改革开放颂》《共和国礼赞》,论文《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等。出版诗文集《为时代放歌》,著有文学评论集《与知音共鸣》。现为中国现代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学学会会员、《文笔精华》等微刊顾问、《青年文学家》杂志理事。荣获古滇梁王酒征文金奖、《南国文学》建国

好友山之子陆悦2020年10月参加在重庆举行的全国第二届郦道元山水文学大赛颁奖及采风活动后,陆续创作了七篇散文。即:《初识白帝城》《喧闹磁器口》《船过神农溪》《夜谒屈原祠》《向往长寿古镇》《凝望朝天门》《难忘重庆火锅》,并先后发表于《湛江日报》。可谓收获满满,不虚此行。

《初识白帝城》既刻画了其所处长江三峡的自然风光,也描绘了以白帝庙为地标的白帝城的人文景观。并穿越时空,再现了两汉末年至三国时期群雄逐鹿的历史场景。刀光剑影,若现眼前;杀声阵阵,如临耳畔。此文既写了白帝城的“武”,也写了白帝城的“文”。历数李白、杜甫、刘禹锡等历代诗人游白帝城后留下的传世名篇。

作为读者是幸运的,足不出户,也仿佛游了一回白帝城,过了一次时光隧道。同时心里也痒痒的,恨不能也实地探访,由此对陆悦很是羡慕。他此次赴山城重庆,游览了许多名胜古迹及著名景点,通过他的生花妙笔,也让读者如临其境。

读万卷书,还需行万里路。从书籍中,可得到知识积累;从山水中,可激发创作灵感;从生活中,可挖掘创作源泉。陆悦的此篇,包括之前的数篇文史佳作,实际上都诠释了上述道理,也给了我们有益的启示。

知道屈原名字的很多很多,了解其事迹及诗歌的相对就少了,而到访过屈原故里的就更少了。陆悦老师是幸运的,他到重庆参加全国第二届郦道元山水文学大赛颁奖典礼之后,与友人游览了长江三峡。同时,到湖北秭归,参观了屈原故里。

这次重庆行,陆悦收获太大了,当在《湛江日报》相继刊发了《初识白帝城》《喧闹磁器口》《船过神农溪》之后,《夜谒屈原祠》也出来了。这篇文章无疑又是一篇文史佳作,让读者了解了屈原思想渊源,领略了战国风云变幻,感悟了几千年传诵纪念的历史必然。一条江水因一个诗人而名闻遐迩,一个节日因一个诗人而与众不同。可谓空前绝后,举世无双。

陆悦的屈原故里行,仔细记述了屈原祠的前世今生。经千年风雨,历百世沧桑。资料翔实,内涵丰富。同时全面介绍了屈原的诗歌,并作深刻解析。所谓诗言志,从屈原诗歌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屈的灵魂,也仰望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在《初识白帝城》《喧闹磁器口》《船过神农溪》《夜谒屈原祠》四篇已先后登报后,第五篇《向往长寿古镇》在久等中也终于出炉。看来,陆悦为写好此篇,十分慎重,做了充分准备。看来,他也正应了向往长寿的“长”,向往慢生活的“慢”。

该文从一个传说写起,当年,乾隆爷南巡蜀地,微服私访。见民间有一户竟挂着“天下第一家”的门匾,不禁龙颜大怒。但当看到八世同堂,实属天下第一,天子也没了脾气。一个传说,一下让读者知道了如今重庆长寿区的前世。接下来,作者又介绍了它的今生:一座现代的仿古建筑——长寿古镇。开镇仅八年,声名己远播,成了重庆旅游的一张名片。

作者漫步古镇,在古色古香中,仿佛穿越古今。从喧嚣走向沉静,体味短暂的慢生活节奏。万寿广场的千寿图,表达了人们对长寿的强烈渴望。而在这个物欲横流,急功近利的现实社会,慢生活其实也是一种奢望。陆悦的这篇《向往长寿古镇》,是对古镇的向往,是对长寿的向往。也是对优雅环境的向往,对恬静生活的向往。

《凝望朝天门》先是介绍了“重庆的文明渊源,得益于不南不北、不东不西的得天独厚地理位置,更得益于长江、嘉陵江的经年造化。”又介绍了曾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即:古长安至巴蜀的千里之程,古时徒步需一年半载,陆路转水路也需一月左右。如今一日千里,蜀道不再难,上天若等闲。接下来,从地理位置说到历史演变。朝天门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得朝天门者得西南。上下几千年上演无数刀光剑影,脚下的土地一遍遍被鲜血浸染。

今天的重庆,依托两江地理优势,凭借西部大开发的历史机遇,由悠久的水上航运到发达的陆上交通,带动以朝天门为中心的城市区域华丽转身,闪亮西南,耀眼华夏。陆悦此文以朝天门为切入点,视野开阔,立意高远,纵论古今。也点燃了读者热情,激发了民族自信心和时代自豪感。

山之子陆悦兄,潇洒走天涯,用脚步丈量神州大地,山山水水到处留下了他的身影。2021年3月中下旬刚去了甘肃、青海,返粤后即写下《张掖七彩丹霞》。4月中下旬,又踏上了大美新疆的土地。关于丹霞地貌,2020年8月,他曾写过《亲近丹霞山》一文,我当时点评道:

喜读陆悦兄新作《亲近丹霞山》,又有了新收获。这一篇主要记述了位于粤湘赣三省交界广东省韶关市仁化县的丹霞山,令人叹为观止的地理风貌和与之相关的历史传说、人文遗迹。

作者年轻时曾是一名地质工作者,多年来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善观察、爱思考、勤钻研。加之对祖国、对家乡山川风物深深的爱恋,为读者提供了一篇篇有资料价值,有科普意义的精品力作。如提到地球有两种景观地貌:一是由石灰岩组成的喀斯特地貌;二是由红色砂砾岩组成的丹霞地貌。而丹霞山则是地球上同类地貌中,面积最大、发育最健全、形态最丰富的典型代表。不禁使读者油然而生民族自豪感。

至于对其地貌形成的远古溯源,科学探秘,则令人信服;对各类景观生动形象的翔实描述,又让人如身临其境,受到震撼;而遥远的传说和神奇的想象,更增添了其神秘感。总之,《亲近丹霞山》如教科书一般,为读者上了一课,收获满满,回味悠长……

现在,我又有幸读到他大西北之行的首篇《张掖七彩丹霞》。这一篇从2002年郑复新的摄影作品说起,他的这些摄影佳作,随着本省报纸设专栏相继推介,又吸引了几部有影响的影视作品以此作为外景地,从而走进更多人的视野,这就是后来被正式命名的“张掖七彩丹霞”。2020年更晋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昔日大漠孤烟,如今成了旅游热点。我此前已从陆悦《亲近丹霞山》一文了解到:2004年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全球首批“世界地质公园”的丹霞山,是世界“丹霞地貌”命名地,正是因红色砂砾岩“色如渥丹,灿若明霞”。

壮美的地貌,需要华丽的语言来描述。我未看过郑复新的探秘照片,但通过陆悦这篇激情文字,感受到了它摄人心魄的美。陆悦作为曾经的地质工作者,虽早已改行,但年轻时的经历影响了他的一生,始终心存地质情结。他有一双探究自然奥秘的眼睛,无论走到哪,不光看热闹,还要看门道;不光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他有丰富的文史知识,深厚的文学功力;他口吐莲花,妙笔生花;他用如诗的语言,为我们呈现了如画的张掖七彩丹霞。并介绍了它的成因:“祁连山的岩石由砾石、砂岩和泥岩组成,长期处于干旱环境中,经过风化和侵蚀,特别是在紫外线照射下,不同岩质就会呈现不同色差,甚至不同季节色彩也有深浅,如铁质岩现红色,锰质岩现黑色,泥质岩现灰色,磷质岩现灰蓝色,火山岩现橙黄色,砾质岩现青色。”

常言道:百闻不如一见。早就对张掖七彩丹霞心驰神往的陆悦兄,终于在“知天命到耳顺之年”,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恋人”。令人羡慕,眼馋不已。其实,对陆悦而言,只要有机会,探秘一直在路上。从甘肃归来,稍事休整,便又向新疆行。中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960万平方公里,到处有宝藏。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生态文明思想,也成为广泛共识。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大家都应遵循的准则。无论是自然和人文物质遗产,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爱护自然,人人有责;保护生态,从我做起。山之子有地质情结,更有赤子情怀。面对祖国的大好河山,写下了一篇篇优美的篇章。

陆悦的游记散文《穿越柴达木盆地》(发于2021年12月4日《湛江日报》),是他春游大西北时闯入心怀的。经过一个夏季的孕育,到了秋天终于问世。打开此文,才知柴达木原来是蒙语“辽阔”之意,方晓这里并非仅是之前想象中的荒凉戈壁。还真应了那句老话:百闻不如一见。造物主是公平的,除了黄沙漫漫,柴达木盆地还是“聚宝盆”。既有石油、煤、铅、锌等地下“黑金子”,还是白花花的“盐的世界”。

过去探险的歧路,如今也成了揽胜的坦途。目光所及,尽是奇观异景,鬼斧神工,令人拍案,堪称艳遇。同时,“遥望漫无边际的戈壁,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渺小。就像沙漠中的一粒沙子,不禁心生悲凉。”但他又从大戈壁与小植物中,悟出很多人生哲学。而当他到达茶卡盐湖,看到被雪山环绕的湖面,确信“中国天空之镜”的美誉名不虚传,也确认柴达木盆地是值得一生去一次的地方。

而陆悦又是怎样看海的呢?以前常欣赏他的文史散文,今读其新作抒情散文《雾里看海》(发于2021年11月17日《湛江晚报》),则有不同的感受。那么晴天看海与雾里看海又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呢?我觉得后者其实是一种淡然,一种释然。当然,这往往与年龄、经历、阅历有关。因而,此文第一句便是:“或许年纪渐大之故,近年,我越来越喜欢雾里看海。”之后,又“庆幸自己经历人生历练后,终于拥有一个波澜不兴的心海。”接下来,回忆自己原本是山里人,从山边到海边,人生迎来了一个急转弯。而在自然的大海边,也是茫茫的人生之海。年轻时,喜欢晴天看海。海天一色,胸襟开阔;激情满怀,斗志昂扬。人到中年时,力不从心,便顺其自然。既喜欢晴天看海,也喜欢雾里看海。如今,已进入含饴弄孙之年,名利场上的风烟,也随海风吹走。结尾说:“此时雾里看海最合适,因为我喜欢雾里看海的那份难得宁静。”文章可谓前后呼应。

一是明朝陈继儒的《幽窗小记》:“心外无物,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二是宋代苏东坡的《与侄简书》:“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乃绚烂之极也。”

三是宋代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四是中国的禅语说,人生有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而陆悦年轻时喜欢晴天看海;中年时既喜欢晴天看海,又喜欢雾里看海;如今早过知天命之年,则喜欢雾里看海,也可视为三重境界。还是应遵循自然规律为好,还是陆悦总结得好:“人活着就是一个心态,心态活,人才活。”……

◆投稿须知:原创作品十作者简介十生活照一张。文责自负,自己校对。如15天内未刊发,请自行处理。如有自愿打赏,用于平台维护。

◆编委兼评论嘉宾:雷萍 胡朝阳 尚雪梅 成永青 杨艳萍 任剑锋 刘胜海 刘亮 朱桂芳 韩淑兴(排名不分先后)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